• 桔色
  • 红色
  • 咖啡色
  • 兰色
  • 绿色
  • 灰色
  • 青色
  您的 位置: 镇沅信息网 >> 新闻 >> 城区要闻 >> 正文
作者:戴 璐  更新:2017-8-28 16:49:52  点击:

初春,鱼塘里的浮萍长得地毯般密密匝匝,鱼儿吐不过气来,常有闷死的。父亲便苦皱着脸,一面捞死去的鱼,一面思谋救鱼的法子。

父亲在塘上拨开一块水面,好让鱼们换换气,可是不久,水面又被密密匝匝的浮萍聚满了,如此反复几次,终归失败。无奈,父亲只好邀放鸭人来捞,因为听说鸭崽喜欢吃这种萍。放鸭人捞过几次,但鸭崽很快就长大了,不吃这种萍了。父亲又请养猪的人家去捞。然而,如今养猪折本,没几家养的。

正当全家一筹莫展时,陡地下了一场大雨,水涨起来了,塘里的鱼有了喘气的机会,但与此同时,那些萍得到了雨水的滋润,也疯长起来,满塘鼓鼓胀胀的,黑沉沉一片,看上去像铺了床巨大的黑棉被。我想,可怜的鱼儿更窒息了。我却没法子救它们。

一日,我在塘边踽踽独行,于莽莽黑萍中,猛然瞅见几点嫩黄的小东西冒出来了。父亲说,这是剑荷,荷叶要长出来了。那剑荷先是努力地破了厚厚的萍茧,第二日,就挣脱了萍的纠缠,倏地冲出了塘面。那样子那帅,我的精神不禁为之一振。

剑荷慢慢撑开伞样的手臂,向四周伸展,待伞儿有斗笠大小时,下面的那萍不知躲到哪里去了,腾出一匝光亮亮的水面。起先,我以为是人或风的作用,后来,我才惊喜地发现,每柄荷叶下面,都有一湾清亮的水。我惊喜,可怜的鱼儿有救了。父亲说,这是荷的作用。

于是,我每日观察起荷来,阳光照在荷上,荷粗壮得如雨伞。我发现,阳光照不到的地方,那浮萍就没了。这使我想起植物三要素,这里,阳光扮演着多么重要的的角色啊。又一批剑荷破出了萍茧,我估摸了一下,白亮的水面星罗棋布,几近占了塘的三分之一。我庆幸我的鱼们有救了,是荷救了它们。

荷长得正盛之日,也是浮萍一天天衰败之时。一朵洁白如玉的荷花开在塘中间,塘面便有了鱼儿蹿动的水花声,这给沉闷许久的塘带来了生机;我再拿眼乜那浮萍时,早没了一统天下的猖獗气势,余晖里,几堆黑色的萍挤在一起,仿佛也和夕阳一样沉落下去。

当荷占据塘的每个角落,浮萍的末日也就到了,荷吸收了塘面所有的阳光,浮萍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父亲说,是荷治死了不可一世的浮萍,同我们人相比,他的手段要高明得多。我说,看那荷一身正气,不治死浮萍才怪呢。

盛夏的一个清晨,我同父亲一起去赏荷。此时的塘早已是荷的世界了,亭亭的杆,翠翠的叶,满塘蓬蓬勃勃的全是荷的气息,露珠儿晶莹地滚动着,鱼们自由地在荷下游动,一对翠鸟在荷间跳来跳去,空气中散发着荷浓郁的清香。父亲兴奋地笑笑,说,幸亏我种了藕,才有这荷的,我说,那日,我也会变成一柄荷的。



上一篇: 镇沅党员干部上班要佩戴党徽
下一篇: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