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桔色
  • 红色
  • 咖啡色
  • 兰色
  • 绿色
  • 灰色
  • 青色
  您的 位置: 镇沅信息网 >> 科教文卫 >> 文化建设 >> 文学专栏 >> 正文
情系三峡宜家人客栈〈随笔〉
作者:代义国  更新:2017-9-26 9:23:47  点击:

“小长假去哪儿旅游。”妻子问我。

而每次妻子有朋友问起同样地问题,她总会不厌其烦地推荐三峡人家,以及那里的宜家人客栈。她时常对人说:“去三峡人家风景区,还得住宜家人客栈。”又夸道:“小夫妇俩人好。”我知道,妻子之所以情系宜家人客栈小夫妻,是无法用只言片语能解释的。

宜家人客栈,为我和妻子,承载着一段令人难以忘怀的回忆。

今年的五一,我和妻子及同事共四人,一起驱车经潜江上宜黄、过荆州、抵达宜昌,游览了风景秀丽的三峡人家风景区。

那天中午,车近宜昌,从三游洞擦身而过。途径的山光水色景色之美,宛若一幅古朴淡雅的风俗画,在阳光的扯动下徐徐展开,恰似大自然的笔墨奇观,竟然令人惊叹不已,好不惬意!

车行至清幽如画的杨家墩,奔腾的长江水咆哮着涌过万里长江第一湾——明月湾,一股清流无声无息地从江南逶迤而来,汇入滚滚长江的洪流之中。头顶上一片蓝天,朵朵白云浮动,溪谷两岸草木葱笼,鸟语花香。再俯瞰长江西陵峡对面南岸的山脚处,保持着我国最具原始生态特色的土家族村落,藏匿在一片苍翠满目中。以朦胧、以梦幻之美,让人浮想联翩。那种心跳的感觉令人着迷!谁又不是心慕之,神往之,遂成此行呢!?

此时此刻只有向往、沉醉!行动将从起点发起。

车盘山而下,窗外风景如画,游客们争先举起手中的手机、相机拍起来。至观音渡,载满中外游客的大巴车鱼贯而入。

在售票处购买了门票,我们一行四人,跟随着高举写有“台湾同胞旅游团队”标识旗帜的导游进入胡金滩码头。其中一位台湾游客,对他身边的几个同伴说道:“住对岸的宜家人客栈,是农家乐,江景房,空气清新,房间干净整洁。早晚开窗就望见江面、山上的风景。夫妻二人热情、实在!老板娘厨艺不错,江鲢分量十足,原汁原味。离景点入口超近。”这位台湾游客似乎不是第一次来过三峡人家旅游,而且显得对这里十分熟悉。

胡金滩码头候船处,是景区的始发站,我们将乘坐渡船到达对岸的三峡人家风景区。

随着一声汽笛呜响,游船徐徐驶离了胡金滩码头,向长江南岸驶去。目视两岸的山,不知何名?山势迤逦,重峦叠嶂,望远目断,而山不断。山多浑圆,不露锋势,有一种大巧如拙、不知岁月的憨厚。山外还有山,江山里有我们。我们为客,隐栖于江山之中。叫人感慨不已。好不舒畅!笔者喜好旅游,足迹踏遍全国近二十个省份,游历中发现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名山大川也好,名不见经传的景点也罢,都号称“天下第一”。某些天下第一洞、天下第一楼、天下第一瀑……看后确实不敢恭维,我就在想:天下的景区中有没有自称不是天下第一的。结果,还真让我遇到了,这就是三峡峡江景区。

登船上岸。争得同伴意见,先观看石牌景区,再游三峡人家景区。

在杨家溪抗战遗址前,让人感悟到:所有的战争以近代抗击日本侵略军的石牌要塞保卫战最为著名,这个战役在中国战争史上都具有重要影响。

当年的战争痕迹在杨家溪军事基地还能看到,踏上杨家溪军事基地特别有一种怀旧感,一些老照片,一些军事防御,让人重温那个战争年代,仿佛回到往昔,回到曾经的时光。站在高高的炮台上眺望,群山绵延,江水奔腾,层层叠叠的房屋高檐翘角、远远近近,整个景物都显示出和谐自然、风平浪静的主题。很难想象,这么秀美的地方曾经暗道密布、炮台高垒;很难想象,峡谷对峙的弯回急流之处曾经枪林弹雨、硝烟滚滚;很难想像,这片世外桃源般平静的地方,曾聚集着国民党军界要员陈诚、郭阡、吴奇伟、陈绍宽等人的身影,他们在这里展开过与日冦近在咫尺的厮杀。时间可以抹掉战争的痕迹,让被轰炸光秃的地方重新丛林茂密,但时间改变不了这块土地的历史和经过血与火洗礼的庄严。不论现在还是将来,石牌真正能与时间并肩前行,并载入史册的,是这场被称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石牌要塞的保卫战争。正是这战争,这故事,才使这里的风景变得更加空灵、博大和深奥。

巍然屹立的石令牌和灯影石忠实地守卫着这方水土,默然目睹这深山峻岭中日复一日的变化,迎送着无数游客来去匆匆的身影。

待感悟之中醒过神来,我发觉误了时辰。天色已临近黄昏,太阳从山边已滑落,江边的路灯亮了,江面上泛起了一层薄雾,顿时,江面朦胧起来。江面上便是热闹起来,许多农家饭庄的霓虹灯开始闪烁了,一阵阵土家特色菜的清香勾起食客欲。

顺江边道路北行,映入眼帘的是“宜家人客栈”招牌。我想,这大概便是台湾旅客提议的那家客栈了吧。正思忖,迎面走来一位的小伙,态度温和,很热心地问道,“大哥,住宿吗?价位不高!”我随口问他:“离三峡人家景区入口近吗?”小伙回答:“是艄公湾检票口吗?很近,不超过十五米。”我手指着“宜家人客栈”招牌,告诉他:“我们住那。”小伙显然高兴道:“大哥,是真的吗?那就是我开的呢!”小伙连忙为我们拿行李,招引我们进店。

进入店内,小伙赶忙提起茶壶,热情地给我们弄水沏茶,“先喝点茶,马上为您准备晚饭。”待部分食客上楼,腾出来的一张桌子,小伙已为我们上好了散发出阵阵香味的土家特色菜。有店主散养鸡、熏肉、江鲶等山味珍馐。我酒足饭饱,可口饭菜让俩同事免不得杯觥交错,酒快话热,还继续闹酒。

饭后,小伙安排我同妻子上二楼8号房间。房内浓烈的乡村农家乐客舍的装饰,还注重细节。拉开窗帘,倚着窗栏向江面望去。夜幕下的浩瀚长江,在灯影映衬下,江面波光粼粼。

第二天清晨,我们走出店门,漫步艄公湾检票口。江上飘来几丝晨雾与微风,让人心清气爽!微风拂过江面,荡起层层涟漪,仿佛是一位慈祥的母亲,在凝望着孩子稚嫩的双眸。抬眼望去,只见对面山上,青黛起伏,瑞气祥云,时隐时现。

今天游览三峡人家景区。我们走进了巴王宫感叹劲鼓擂起声声的苍凉,感触到了历史的沧桑与厚重;我们观赏了依山而叠,溪水碧绿,清澈见底,小桥流水、原始淳朴的土家吊脚楼,品尝了土家人酿制的米酒糯香;我们乘坐了乌蓬两翘的小船满载着我们的想象,缓缓游弋龙进溪,让人感受到了舒适、愉快的气息。我们略领到三峡人家有古意,有诗情,有雄奇,有幽深,也有沉吟。三峡人家好风光遍地有美景,处处是仙境,峡江风情令人心旷神怡。

山中一日,忽如一梦。不觉已是斜阳西落,乌鹊归林,暮色四起,夜色渐浓。

当我们回到下榻的客栈。店家将已为我们准备好了的饭菜端上桌,给人带来一种宾至如归的温馨感觉。小伙一边接待、应付其它客人,还一边与我们聊侃景区内的风景,讲出一些精彩事来,让您赏心悦目、令人流连忘返。

两天后的清晨,我们登上了游船,离开南岸。依依不舍地踏上返程。当我还沉浸在三峡的山、三峡的水、土家的风情、热情好客的环坝人的豪迈和回忆温情中。在我身边的妻子突然拔坐而起,忽然扭头对说我问:“我手提包放哪了?”我反问:“你健忘症啦?一直由你拎着。”妻子黯然失色,慌着说:“糟了!可能丢失在店客内房间了。”吓得她脸色煞白,十分焦急。包内装有大量现金、银行卡3张、身份证、医保卡等重要物品。

令我们意外的是,妻子的手提包并未丢失,而是被店主在房间整理床铺时收拾到。

我们在胡金滩码头登岸时,一位身着保安服小伙站立在出口处,对着从江边上岸的每一个旅客呼喊着我妻子的名字。我们应声走过去,保安服小伙告知我们,他对岸的一个熟人打来电话,委托他转知。待在这等候,他立马从江南岸过来。听到这话,让我和妻子欣喜无比,妻子说:“我以为包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,没想到三峡人这么热心,真是太感谢了!”

感叹之余,我们注视江面上。一艘游船徐徐驶来,身边的同伴突然对驻立在这船头的小伙摇摆起手来,喊叫道:“石头,石头,我们在这。石头,石头,我们在……”。

石头举起手中的手提包,向我们示意。他登上岸了,向我们走来,将手提包递交给我的手中。连连对我说:“清点一下,清点一下……”

我们向石头致谢时,他早已登上返航的船,向我们挥手道别……

我豁然开朗,竟悟出一个道理来:

自古夷陵多胜景,而今迈步任船行。

人家俱道三峡好,此处宜家最有情。

我问同事是怎么知道小伙叫石头的,同事回答道:“那天晚上你俩先上楼了,我们还继续闹酒吗,听他媳妇叫唤才知道的。”


妻子又催问。

我回答妻子:“十一去三峡人家风景区,还是住‘宜家人客栈’。”

邂逅三峡宜家人客栈感触:

“如果不曾相逢

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

如果真的失之交臂

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……”



上一篇: 诗四首
下一篇: 父亲的教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