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桔色
  • 红色
  • 咖啡色
  • 兰色
  • 绿色
  • 灰色
  • 青色
  您的 位置: 镇沅信息网 >> 科教文卫 >> 文化建设 >> 文学专栏 >> 正文
父亲的教诲
作者:普红宁  更新:2017-9-26 9:31:44  点击:

父亲走了,当我再喊他爸爸时,他永远不会答应我了……

我的父亲是一名很普通的共产党员,他没有很教条地天天跟我讲大道理,也从未给我列过一二三四条的严肃家规,但他用自己最朴实的行动教会了我成为诚实、正直的人。但他又好像没有走,他那亲切的笑容、爽朗的笑声、严肃的教诲,仍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,响在我的耳边。

父亲未满17岁就从军,从兵团到武装部、县政府、民政局等岗位任职,永远把工作摆在第一位,退休一个月了还每天去办公室报到。每次老干支部活动生病了也要去参加,家里茶几上、柜子上都是父亲征订的党报党刊。关注国家发生的大事,从不计较个人名誉地位、利益得失,严格要求自己、以身作则的品德,时时激励着我,影响着我。记得在我刚刚提拔为恩乐镇副镇长时,父亲和我谈了一次话:“老三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国家领导干部了,要严格要求自己,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去碰、不属于自己的钱不要伸手去拿,清清白白做人,老老实实做事,同时要理好家务事,不能影响到工作”。

记忆中,逢年过节大家聚在一块时,父亲教育我和孩子们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”,老普家的“家规”也就是“家风”,大人说话时小孩子不能插话,要站有站样坐有坐样,吃饭先由长辈拿菜,碗里不能有剩饭。按时作息,形成自律。在学校要听老师的话,要交好的朋友之类的。也演变成了我们日后的做人准则,让我们成为诚实、正直的人。

从我记事之日起,我的父亲不仅是家里的顶梁柱,而且还会腌咸菜、腌大酱、做菜,还会吹芦笙,好像什么事都是行家里手。周末带全家去野炊、撒鱼。整理父亲的遗物时,看到他记的整整齐齐的读书笔记,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,文件袋里放着年代久远发黄的结婚证、领章、帽徽。想起小时后父亲出差了,找爸爸,然后到街上只要看到是解放军的都要跑到前面看一看是不是爸爸。最记得小时后爸爸的手很大,自己小小的手只能握住他的一只手指,他就这样牵着我走路。爸爸的背很宽,生病时爸爸背着我飞跑到医院的时候,觉得爸爸的背温暖而且心稳稳的。父亲一个快80的人走路仍然还是当年当兵模样,身板正直。

慢慢的,父亲对我的教导少了,因为我慢慢成长,为人处世渐渐成熟。后来改行做了一名纪检监察干部,父亲还是经常在一旁语重心长的说:“纪检监察干部与一般干部不同,要更加严格要求自己,要求别人做到的,自己首先要做到,自己不能出问题”。

父亲一生勤俭,他的良好品行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兄弟姐妹。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工作中,我们从不贪图单位、集体和私人的便宜,我们用自己的劳动去收获自己应得的果实。我们更要把这种诚实守信、清廉勤俭的好家风一代一代传下去,让老普家每一个家庭成员都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,做一个品行端正真诚善良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