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桔色
  • 红色
  • 咖啡色
  • 兰色
  • 绿色
  • 灰色
  • 青色
  您的 位置: 镇沅信息网 >> 科教文卫 >> 文化建设 >> 文学专栏 >> 正文
西湖吟
作者:昱瑶  更新:2017-11-24 11:38:10  点击:

缘接天际地触脚,泛着阳光,游走于西湖堤畔。那长长的木栈,是离别后的牵挂;轻轻浅浅的垂杨似解情愁;嵩山阁上多了一份仰望......

搭上繁忙的公交,从学校出发,约摸一个钟头的车程便可身临西湖仙境。俗语说“大隐隐于市”,那么西湖算得上是可以对号入座的一位隐士了。我所说的西湖并不是名扬天下的杭州西湖,而是福州的西湖。福州本身就是山环水绕的,西湖更是占尽其地理风光。西湖位于福州市中心鼓楼区的一隅,连左海纳名胜,素有“福建园林明珠”的称号。宋人辛弃疾曾题词赞曰:“烟雨偏宜晴更好,约略西施未嫁”,乡贤林承强更是将西湖之美全收于诗:

步云河畔彩霞香,

开寺游人迷盛唐。

大梦松声溶画谱,

仙桥花道洒阳光。

湖天竞渡隐风雨,

堤柳飞虹映水鸳。

玉带流金春烂漫,

文忠振国业辉煌。

之于历史我没有太多的了解,更不要说溯本求源了,因钦慕其名,便去走走罢了。事实证明,不虚此行,颇有“暖风熏得游人醉”的况味。七月的福州可以说得上是浴火天堂,而西湖却是解风情的紧啊!没有枯燥的热,也没有烦闷的压抑,倒是夏天的一个好去处(当然仅限于福州的人来说,“火炉”城市的名号可不是吹嘘出来的)。

我没有直接到西湖东南门,而是绕道左海,顺着堤坝踩着长长的木栈道一步一步的走,免得遗漏了什么。背一个书包,手摇矿泉水,塞着耳机,头顶大大的太阳,脚踩木栈有种铁掌水上漂的感觉因此也不觉得太热,双脚也似乎很乐意走木栈,一路除了看风景就剩下愉悦了。令我惊奇的是有人竟然在跑步,还颇为得意的告诉我最后一圈—第五圈了!着实,这些个锻炼身体的人很会挑地方。硬化路走多了,在木板上跳舞是多么欣喜的一件事呵。当我回望栈道,突如其来的热泪盈眶,也不知道是怎么。也许是太佩服自己了吧,也许是地灵的作用吧。想一想,人生也只不过是一场旅行,大学校园外总是有不一样的风景。

栈的尽头转个弯走几步便到了公园大门了。大门是古时候的风格,端庄典雅,不乏大气、不缺精致。进了门,有垂杨柳树在两旁护卫,中间有一座石桥,过了桥就真正进入公园了。这样入口在中国很多,唯独在这儿却多了一种情调,虽然我也说不上来。不过,我很在意这些柳树尽管对它们已是数见不鲜。江风吹过,柳摆枝摇,立于桥上,轻轻卸下尘埃,赶一赶疲劳,不禁有怡然自得的状态。说柳絮会笑会招手是假的,如果它们随风的飘动被你看见又合乎你此刻的性情,说它们是知己也不是未尝不可的。

接下来,没有做太多的逗留,直接攀登嵩山阁了。山不高,路倒是曲折崎岖,怪石奇出。登上阁顶西湖左海乃至鼓楼一览无余,甚是欣慰。登楼总是豪情起,俯,可以察大地,傲视群雄;仰,可以观天象,驱云逐日。不禁开怀大笑,真是畅快!

所谓钟灵毓秀,地灵人杰,“山一程,水一程,聒碎乡心梦不成”是有缘由的。而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更是颇具道理。每到不同的地方就应该有不同的感受。圣人可以借境界调心,我们则可以涉景静心、开心。这样一来,西湖一游便不是游手好闲,浪掷光阴了。



上一篇: 驻村之夜
下一篇: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