县委 人大 政府 纪委 投稿邮箱:smzygov@163.com 网站QQ群:18271900 通信员QQ群:208424107 今天是: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   
热门搜索: 县委 人大 政府 十九大 纪委
 
 当前位置:首页 >> 镇沅信息网 >> 文学专栏 >> 正文

马帮传说
来源:潘永华  时间:2021-1-22 点击:1112

   因为社会发展,马帮,最多就如远山的一抹夕阳,虽还闪射着光彩,但毕竟是遥远的事了。偶然遇到一个在旧社会赶马多年的老倌,说起马帮,他滔滔不绝。

   财富的象征

   过去,拥有马和骡子的数量,直接体现着一家的财富多寡。以笔者所在的山乡为例,曾经最富的人家,有李恕庵和李宽元两家,一度就有十几把。“把”作为量词直接和马骡相关,一把即有七匹。另有三四家,有过六至八把,至于全乡有过二至四把的小富户,近百家吧。有十几把的相当于现在的有大汽车,三至四把的则相当于现在有拖拉机。目前,山乡有私家用汽车的有十几户,两相比较,足见社会的发展和进化了。

   所谓的马帮

   古历八月,是马帮的最佳“出帮”期,稍后则在九、十月出帮,跨年四月份左右回乡。出帮前,先是几家人约伙组建一队马帮,名叫“扎帮”。大的马帮有十几把,小的有六七把。大的马帮中,大富的把数占了三分之二。有小家只有一至二把或半把的,交托给马锅头,请他顺带着做点小本生意,名叫“搭帮”,又叫“顺帮”。交托的口气,往往极尽谦和:“大哥,我们小家小户的,凑不起把,跟不上帮,只能请你帮带帮带了。”

   山乡的马帮出行,多走“夷方”。夷方指今澜沧出去临缅甸一线,经手生意,大多是茶叶和棉花,即驮茶叶出去,又贩棉花回来。自然也有鸦片买卖,从缅甸驮来了,要驮至昆明出手,能如此买卖的多为有胆量又有“关系”的人马。此外,也有驮盐“上山”的马帮,指上阿佤山,还有“走川河”到景东驮红糖和瓷器到本地卖。

   因为路途遥远而艰险,故马帮出行,礼数必须周全,主要是择定吉日出行,杀鸡看卦,临时把所有的驮鞍,从中门到大门外,一溜地摆好了,赶马人杀鸡,把鸡血滴在驮鞍上;看鸡头时,则用一根通红的竹筷穿过鸡喉处,若不费事,则意味着“通畅无阻”……

   马帮出行了,马铃叮当,送行的不远送,好事的跟着赶马人拍肩掌背,瞎吹一气。

   马锅头

   马锅头即是马帮的主要经掌人,是那时大山里最忙得开的生意人,而美国记者斯诺则称之为“马帮的队长”。能胜任马锅头的人,主要是了解所经路途的民风地理,知晓生意行情而性格脾气则等等不一,不能用机智、勇敢和圆滑等词语来论定。一队马帮有骡马十把,其中多半是马锅头自家的。如果大户人家一时无人领头,就要请一个经验丰富的“代办锅头”掌本,经办生意,而这样的事较少。据传山乡曾有一个女马锅头,几次领帮走夷方,年纪三十多岁。每次出帮,她都是一身夷方女子的装扮,头裹三丈白布包头,口衔旱烟锅,肩挎一挺歪把轻机枪,还会说夷话,然而一路唱汉族的“曲子”放性逗野,实在是一个传奇女子。

   斯诺四十年代走云南,曾把一个马锅头描述为罗宾汉样的英雄:“他骑在马上胳膊肘向外伸开,这是典型的云南人骑马的姿势”,“腰间挂一把银剑”,“头戴一顶软皮帽,帽沿插一根雉鸡毛,好一副豪侠气概!”而我听到的大多马锅头,一般有专用骑骡,肩二十响枪,又专有“闲人”服侍饮食起居;更主要的是马锅头们大多性情有些古怪,不礼遇随人,出口就骂,又大多都有鸦片瘾,吃饭用“挖耳”剔牙,洗脚烟瘾发了,呵欠连天,不停地揩鼻涕抹眼泪……

   赶马人和闲人

   一队马帮除了马锅头外,还有的是赶马人和闲人。一把一个赶马人,有十把即有十个赶马人。赶马人的家境一般都穷,否则不会帮人家赶马,俗话说:最苦不过赶马人。

   赶马人听从马锅头的指派,沿途赶马外,还要照护骡马吃喝拉撒,取换马掌,上下驮鞍,牲口病了,还要会医,另外歇场开晌,找水生火做饭等,全要一手操办,实在忙得团团转。赶马人一般不是性格开朗,就是沉默寡言,再开朗也有分寸感,再沉默也会在陌生的山村歇夜时,不动声色地讲几个沿途的见闻笑话,逗起笑声不断。一个最好的赶马人,赶一个月下来,最多挣六块钱,在那时相当于中下收入。

   一队马帮中的赶马人,赶头把的那个最具权威性,马帮在哪歇脚开晌,打夜拴桩等,全由他拿准了报马锅头决定。如果歇场的地方草料好,放任骡马自行找吃,叫“开夜”;如只能拴牲口喂料,叫“打桩”。今天听来,如此许多和马帮相关的词语,都难免生僻了。

   马帮沿途的草料粮菜,全由闲人经手购买,跟马锅头报账,因活计轻松,故称为“闲人”。其实也不得空闲,除了采买,还沿途服侍马锅头,又背大枪,担任马帮的主要护卫。闲人活计特殊在银钱过手,故好的闲人,只看他是否会贪财占小便宜。

   马帮所遇的危险

   走外方的马帮,所要遇到的危险是多方面的,除了“夷方”的瘴疾,易传染病外,主要危险就是遇到贼抢。过去贼多,驮鞍惹眼而装备人员较差的马帮,沿途常常免不了被抢。贼多的上百人,少至六七人,都是荷枪实弹,虚打乱喊,真抢了,不要命的贼有的是。马帮里的人,也都挎真枪背实弹,遇贼了就顶着打。枪林弹雨,杀声响彻山野,马帮的路,实在凶险异常。

   在一条马路上抢了多年的贼们,对各家马帮也都熟悉,只要远远听清马铃,就知晓是哪个马锅头领帮,双方实力比较如何也即明白,要是抢得来就下手,抢不过的只好让过。刚讲的女马锅头,她头次领帮,装备极好,而头马的头上插了好几朵野花,结果和贼遇上了,打得人家怕了,声名远扬,以后几次,贼们一看见头马上插花,就自然不敢惹她了。而装备好,人也抵得上场的罗家马帮,警醒贼们不要轻易动火的标识,是一面筛子大的铜芒,到了有贼的地场,马锅头就把铜芒敲得应山响。

   另外,沿途山深林密,有豹子老虎,常常会咬死骡马,还会冷不防伤人……

   行文至此,我从未见过马帮,马帮和马帮传闻,真的已经远如夕阳。

 




Copyright 中共镇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委宣传部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镇沅县人民政府办公大楼 Tel:0879-5811937 投稿邮箱:smzygov@163.com
滇ICP备16005412号 不良信息举报:0879-5811937
滇公网安备53082502530832号